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打醒呆蠢圣母小护士8
    到了更衣室,冯家安停下来,“国内的更衣室用过吗?”

     昆瑶一囧,她哪里当过医生、用过手术更衣室了。

     “不会的,让小桃告诉你。”冯家安示意了跟在他们身后的小护士,说完就自己进了男更衣室。

     昆瑶看了一眼阴魂不散的女主,后者冷着脸走进更衣室。

     想到原设里面糟心的后续,这一切还要当着女主这个配台护士的面发生……昆瑶忍不住问系统,“女主是成心要跟男主女配绑定在同一画面吗?”

     系统叹气,【额,其实正常情况下,护士也有分,门诊护士、病房护士、手术室护士、icu护士各司其职……但是……好吧,三个字:玛丽苏。】

     昆瑶倒地。女主这玛丽苏也是当的够忙的,突破三次元规则,门诊病房手术室都要掺一脚,势必不放过任何一个对女配的打脸机会了。

     进了女更衣室,昆瑶脱下私服,换上手术衣,心中纳闷,怎么进个更衣室也要这么多细节描写?不是可以一带而过吗?

     她随即用眼角余光发现,小桃在角落里暗搓搓盯着她的侧影,立刻明白了,敢情这也是个玛丽苏节点哪。

     ——因为昆瑶是白富美,身材□□,玲珑窈窕,这让跟她同室换衣服的小桃产生出自卑感来,一阵自怨自艾自伤自怜:昆医生真的很漂亮呢,身材也好……

     但是然并卵,这正是为了以后身材平平的小护士逆袭打脸埋线呢:你长的再美、身材再好也没用,你单箭头的冯医生最后还是我的!

     昆瑶不肯白白被恶心,索性将计就计,迅速换好衣服,在镜子前扯了一下衣角,嫌弃的说,“这手术衣也设计的不合理,胸*部好紧,腰那里又空荡荡的,唉!”

     小桃忍住吐血的冲动,勉强笑起来,“因为昆医生……身材好嘛,自然不适合了——像我这种平板身材,就觉得还好。”

     【穿越者对女主造成20点伤害!】

     昆瑶总算找回一点平衡,往手术室走去。

     系统忍不住吐槽,【姥姥也是任性,偏偏在这个时候刺激她——就不怕拉高女主仇恨值,玛丽苏光环袭击,等会儿让你下不了手术台?】

     昆瑶这个时候也只能淡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脱。”

     昆瑶洗完手,走进手术室。

     小患者已经麻醉完毕,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

     冯家安早已换好一身手术衣,站在主刀的位子上,见到昆瑶和小桃进来,他就示意昆瑶站到他对面,“这台手术昆医生当助手,有问题吗?”

     昆瑶当然不敢有问题。能够不用首当其冲,她已经很感激了,刚才迅速通过卡牌系统学习了助手需要做的事,相对比较轻松,也就是帮助暴露术野,拉拉钩、剪剪线啥的,还勉强在她能hold住的范围内,于是站好了位子。

     画面忽然慢下来,小桃默默走到器械护士的位子上。

     昆瑶无力吐槽。敢情轮到女主剧情,都得慢动作自带柔光呢,还要给够她时间,以便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花痴一下冯家安吧?

     至于躺在手术巾下面的小患者,也就是一带而过,估计在小桃的设定中,这就是个用来黑女配的道具而已。

     昆瑶心想,还好自己谨慎,不然此刻站在主刀位子上的就是她,只能眼睁睁的等着杯具了。

     现在变成冯家安主刀,玛丽苏总不舍得让男主出错吧?看她还怎么逆袭打脸。

     “……阑尾切除及腹腔探查术,现在开始。”冯家安沉声说道,手术刀在患者消毒好的腹部皮肤上落下。

     昆瑶赶紧跟上节奏,帮着拉钩、吸血。

     改变剧情之后,不知道女主要在哪儿给她埋炸弹,但显然女主给她自己的玛丽苏节奏还是没变,冯家安分离组织的间隙中,淡淡的赞了小桃一句,器械递的比以前准了,于是小桃脸上一红小鹿乱撞……

     昆瑶扶额:递个器械,不是器械护士的基本技能么?这也值得欣喜若狂?

     【姥姥你要理解,小桃不是一般护士,她可是前不久在手术台上被严苛的冯医生骂到哭的零基础平凡新人软妹纸哦!现在居然能在第一时间听懂冯医生惜字如金的指示,找出正确的器械,并且用合适力度&完美角度传递到位——这飞一般的进步,怎么不值得大夸特夸呢?】

     ……额,好吧。

     手术顺利的进行着,发炎的阑尾很快被找到,根据昆瑶现学现用的知识,只要结扎、切除,然后缝合,就可以结束了。

     阑尾手术对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来说,也就是小case。

     冯家安手上不停,尚有闲心问道,“昆医生在霍普金斯学的分子生物学是那一版?”

     昆瑶连忙调出资料,“额,是……安德森教授编写的。”

     冯家安“嗯”了一声,“那个版本不错,将来成立基因检测小组,可以用那套体系来统一化。”

     昆瑶半天才反应过来,冯医生是在说计划中的那个小组……她对这个倒是兴趣缺缺,该不会还真去当那个学术召集人吧?最好那个项目能拖就拖,她这边多快好省的把女主打醒,赶快进入下一个世界。

     医学世界的坑太深了,她可真是hold不住。

     ——按洗脚妹列出的罪状,她这个王母当的天怒人怨,造成了神界在人间的信仰危机,她哪敢再添罪孽啊!

     尽管躺在手术巾下的也许只是一串数据……

     昆瑶趁着手术的空闲,看了患者一眼。

     小正太闭着眼睛,仿佛做一个梦。

     昆瑶心想,还好不是她自己主刀……

     总之,赶快攻破这个世界——她宁愿回去算牛吃草。

     【姥姥我知道你想回去看温老师哦不对,算牛吃草,不用再三表白了……】

     昆瑶正要吐槽回去,忽然对面的冯家安示意了一下,“剪线。”

     “哦。”昆瑶回过神来,握住剪刀,顺着他拉紧的缝线滑下去。

     ——大概是因为手术进行的太顺利,让她都有点放松警惕了,甚至为女主操心起来,说好的打脸呢?女主费尽心思安排这个“任性公主被打脸”节奏,可万万没想到公主故意避其锋芒当助手吧,也是活该。

     剪刀滑到离线结半厘米左右——

     只要剪完这一线,之后就是缝皮,可以无惊无险的打卡下班,女主打脸计划落空。

     但就在这时,昆瑶忽然感觉从小桃那里传来一阵寒意。

     手术室本来是恒温,她被这突来的寒意震了一下,手一抖——

     她不知道自己剪到了哪里,但见一串血仿佛水龙头没关严,从术野飙了出来,直射到麻醉师的脸上——

     “呀!”小桃一声大叫,手中的器械没拿稳,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回声。

     想到原剧情,昆瑶心中一沉。

     ……是祸躲不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