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打醒小五学霸玛丽苏6
    钟叔效率惊人,接到大小姐的指令,半天时间就把事情搞定,亲自去市郊的牧场挑选了一头牛,回来搭好棚子,准备了牧草和饲料。

     昆瑶连制服都来不及换,就跑去看新伙伴。

     那是一头大黄牛,睁着湿漉漉的眼睛,安静的看着她。

     昆瑶抓了一把牧草伸到它面前,大黄牛用鼻子嗅了嗅,伸出舌头把牧草卷进口中,吧嗒吧嗒的嚼起来。

     吃饱了的黄牛,头顶上忽然冒出一颗红心。

     昆瑶吓了一跳。

     系统提示,【请为新伙伴取个名字。】

     昆瑶想了想,“阿黄?”

     系统沉默两秒,决定不吐槽她的取名能力,【阿黄好感度up↑】

     昆瑶等了一阵,忍不住问,“那个……卡牌呢?”

     有了鸡兔同笼的经验,她可不打算回书房挑战真·牛吃草问题。

     【不要这么急功近利好吗……牛吃草本来就比鸡兔同笼复杂,姥姥也应该付出更多的耐心才是。】

     额,这还要玩养成游戏了?

     【姥姥加油,只要对阿黄付出足够的关心,它自然会回报姥姥想要的东西~】

     昆瑶只得点头,对佣人吩咐下去,让他们在别墅后面的空地划出一块沃土来种植优良牧草,保证每天新鲜供应,这样就不用去市场上买,又找人去弄牛铃、毛刷,要求保持棚屋干净清洁,并且招募牧童,这样天气好的时候还能把牛牵出来放……

     为了好感度,她也是拼了。

     陪了阿黄一会儿,好感度没再上涨,昆瑶知道大概到了每日上限,只得作罢。她离开的时候,并没注意到身后假寐的大黄牛悄悄睁开了一条眼缝,凝视她的背影。

     昆瑶正要上楼,却听得系统说,【过河拆桥不是好习惯,姥姥不能学你爹喜新厌旧哦~】

     想到那个渣爹,昆瑶无语了,“你还真敢讲……”

     她老爹就是个大写的渣,贵为前任西方之主,竟然被个地位低下的心机表洗脚婢爬*床成功,养出白泠这个小极品玛丽苏,害自己离开一直居住的瑶池,不得不陪这群小学生过招。

     想想系统也是话糙理不糙,对那个洗脚妹的仇怨,她固然是要十倍奉还,但对自己的恩人却是要回报的,于是昆瑶折返下来,回到别墅前面的草地,去看望让自己完成了鸡兔同笼任务的大公鸡和小白兔。

     不知道是不是吃新来伙伴的醋,两个小家伙对她的招呼爱答不理,都用屁股对着她。

     昆瑶又好气又好笑,为了表示公平,干脆也给它们起了名字,“大花,小白,谢谢你们送卡保平安,放心,我不是那种用过就扔的人——”

     她给鸡舍的饲料槽里添了一把碎玉米,“大花,你不是普通的鸡对不对?我昨天做了梦,你是不是我原来屋里青鸟的分*身?虽然卡牌叫‘金鸡’,但我跟昴日星官的交情毕竟没自家人那么亲近,何况乌鸟鸡说到底都是一家人,你是为了帮我完成鸡兔同笼任务,才特别分出身跟我下来吧?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以后怎么舒服怎么来。”

     大花“咯”的叫了一声,头上冒出红心,表示好感度上升。

     昆瑶心想,金鸡的卡已经拿到了,不知道再涨好感有啥用?不过,它的卡这么容易获得,看样子应该就是青鸟的分*身,再不济也是天上跟自己有交情的哪位,就算已经物尽其用,放着当个念想也是好的。这个小五萝莉世界看来一时半会走不完,那她就在这个世界好好待它了。

     大花安静的吃玉米,昆瑶又去摸兔子,“小白你呢?是不是阿嫦借我渡劫的?关键时刻,除了自家人,还是好姬友靠得住……大概以后的卡牌都没这么容易拿了,你可要帮我啊,没事多去跟阿黄套套近乎,不知道它是老君家的,还是牛郎那只,不管怎样,大家也算一家人……”

     小白转过来,冒出红心,用长耳朵在她手心里蹭了蹭。

     昆瑶知道自己大概没猜错,给它顺了顺毛,苦中作乐的笑出来,“一定是阿嫦也看不惯洗脚妹,专门派你下来帮我……下凡就下凡吧,咱也来看看人间的生活,虽然是那个洗脚妹脑补的,倒也不失真实。”

     昆瑶站起来,被自己的想法振奋,“小白我给你种棵桂花树吧,至于大花,看你是想要个迷你光明宫,还是八卦炉——反正姥姥我别的没有,钱和时间还是有的。”

     系统发出一阵倒地声。

     昆瑶丝毫不觉得心虚,她本是西方之主,至尊金仙,何曾缺过什么,如今被迫离开生活多年的环境,才是至大打击。

     昆瑶回到楼上,一番折腾下来,已经夜深。

     洗漱完毕,她穿上一身华丽的睡袍,在卧室外的露台仰望星空。

     ——不知道洗脚妹鸠占鹊巢过的如何?

     她以为王母那么好当吗,呵呵。

     光看白泠脑补出来的这个世界,对自己这个女配的设定,昆瑶对白泠的智商情商表示谨慎不看好。

     等着吧,你的第一个玛丽苏世界,已经被我找到破坏的法子了。

     仿佛应和一般,系统提示——

     【恭喜穿越者领悟技能“对号入座”!该技能可帮助穿越者获得更高等级卡牌!】

     昆瑶笑,果然没猜错,鸡兔牛都不是人间凡物,都是老朋友。

     一时回不了瑶池又怎样,她就打造一个人间的小瑶池好了。反正钱和时间她都不缺。

     尽管姥姥豪情万丈,但第二天被闹钟叫醒,还是得乖乖当回小学生……

     揉着惺忪的睡眼,昆瑶连早饭都顾不得吃,就先去跟小伙伴们互动。

     投喂、抚摸、对话,一个都不能少啊不能少。

     大黄牛头上冒出红心,但还是沉默的嚼着牧草。

     昆瑶拿刷子帮它顺毛,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被雷了一下,“你该不会听信什么奇怪的传说,以为我跟你家主人有过节吧……”

     听了她的话,阿黄果然抬头看了她一眼。

     额……昆瑶仿佛读出它脑内的画面。

     王母娘娘拿金簪划出一条银河,硬生生分开牛郎织女什么的……

     昆瑶汗如雨下,但司机提醒她出门,只得忍住,“阿黄你误会了,那是个ry,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不然你先问问你家主人。”

     她基本可以确定了,阿黄不是太清家那头。

     在去往学校的路上,昆瑶抓紧时间,向司机钟叔布置了今天的任务:去各大农场、菜市场、畜牧场购买常见动植物,回家安顿。

     她也要主动出击,早做准备啊,这小学奥数应用题不是省油的灯,就算能搞定鸡兔同笼、牛吃草,万一哪天再来个猪羊同圈、鸭吃虫呢?

     到了学校又开启打脸日常。

     今日的炫富道具,是午饭时间的豪华便当。

     那是昆瑶家中厨师专门为小公主精心制作的三层九宫格便当。每一格的食物都是米其林三星质量,精致可口,且涵盖了多种风格口味,三文鱼寿司、水晶虾饺、咖喱鱼蛋、蒜蓉烤牡蛎、南瓜浓汤、提拉米苏、水果沙拉……从前菜到甜品,族繁不及备载。

     当然不只是用作午餐充饥,当然是用来让小公主炫富收买人心。

     于是,相当自然的,昆瑶一个人吃不完,小伙伴们闻着香味,都自动跑来分一杯羹,一群人围坐在教室中心,一边吃,一边大谈生日party计划,仿佛是对party的小小预演。

     昆瑶和小伙伴们高兴了,自然有人不开心。

     【炫富日常get√】

     【对女主造成10点伤害!】

     虽然相对于这个世界女主的1000点生命力,10点并不算太多,但毕竟现在牛吃草任务卡进度,能有点日常可领,也是不无小补。

     昆瑶看了一眼栀子。

     后者缩在角落里,努力抵挡着小公主豪华便当的香气诱惑,本想假装算习题,但终于熬不过咕咕叫的肚子,不得不瑟缩的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冰冷的铝饭盒,打开来,是她昨天晚饭努力抠出来的白饭一坨、馒头半个、咸菜三两根。

     就着白开水,栀子艰难的咽下简陋的午饭。

     昆瑶实在忍不住,借着爱莎还是谁的一个冷笑话,哈哈大笑起来。

     洗脚妹这玛丽苏也是当的投入,非要把自己yy得一贫如洗,只有残汤冷炙果腹,跟女配的豪华午餐形成鲜明对比——

     昆瑶完全同情不起来。谁让洗脚妹就爱这贫贱少女逆袭的剧情呢。别以为她现在忍受小公主的嘲笑多么可怜无辜,她无非是为了将来打小公主脸打的爽。

     那些冷馒头冷咸菜,她爱吃就吃个够吧。只不过,如今有了昆瑶的真身上场,栀子最好别指望等到逆袭那一天了。

     当然有人看不下去。

     许家明端着自己的便当走到栀子旁边,“我便当太多吃不完,栀子同学来帮我吃一点。”

     许家明的家世不错,虽然便当没昆瑶那么夸张,但也是相当丰富,色香味俱全,完全满足一个发育中男孩纸的营养需求。

     栀子感激的看看他,又说,“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有。”低头啃自己的冷馒头。

     昆瑶明白,这是属于栀子的玛丽苏剧情,霸道班长(?)爱上我、少女贫贱不能移……什么的。

     班长的霸道不光体现在便当共享这件事上。

     差点忘了在这个世界里,昆瑶还有一个初始设定,也就是传说中的【单恋许家明】……

     她刚来这个世界时的“天台霸凌事件”就足以佐证。

     于是,昆瑶囧囧有神的听爱莎帮她牵线,“班长,下个月是瑶姐生日,我们会去她家办party,你要来伐?”

     昆瑶和许家明的目光不可避免的撞上。

     旁边,是栀子自怜的背景。

     以及玛丽苏的内心独白:不在同一个世界,果然还是配不上吧……

     昆瑶本来打算绕开许家明支线,专攻华伯伯金杯,但此刻被玛丽苏的内心戏恶了一下,索性故作自然的说,“是啊,班长可要赏光呢。”

     ——故作自然,是为了贴近女配的初始设定。傲娇大小姐什么的。就算全世界包括你都知道我喜欢你,但我还是死不承认什么的。

     听到小公主对心仪的班长亲口邀约,一群跟班立刻起哄帮衬。

     “来嘛,班长!”

     对上昆瑶晶莹的眸子,许家明竟然一个恍神。

     栀子的目光一黯。

     “好。”许家明忽然说。

     班长同意了?

     班长居然同意了?

     班长怎么能同意呢?

     昆瑶对他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这代表了什么?

     来自栀子、昆瑶、同学众不同意味的目光望向他。

     许家明镇定了一下,迎着昆瑶的美目,英俊的小脸正气凛然,“只要栀子同学会来,那么我也来。”

     虽然是小学生,但他们在家也和妈妈一起看狗血肥皂剧,此时看出别样的苗头,忍不住一脸兴奋,目光在三个人身上来回如雷达。

     昆瑶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好好的王母,为了任务,都沦落成啥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