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打醒呆蠢圣母小护士12
    小桃被赶去了档案室,昆瑶一阵舒爽。

     虽然她知道这不是永久——隔的太远脸也打不着啊——但能清静一刻是一刻吧。

     小桃虽然离开了,病房仍然流传着她的故事。

     “冯医生去哪儿,她就往哪儿钻,骨头轻的不要不要——”

     “最受不了她每次出问题就哭哭哭,真以为眼泪攻势行得通啊。”

     “这三个月检查扣分都扣在她身上,害老娘拿不到奖金,这下总算把瘟神送走了。”

     昆瑶心想,看来也是这个世界的玛丽苏程度得到了纠正,所以大家都纷纷注意到了很多不合理的、损害到她们利益的问题。

     护士长把大家召集到一起,专门拿小桃的事来训话,她在手术室、病房的种种不够专业,给护士队伍抹黑,希望大家以儆效尤,不要重蹈覆辙。

     潘彼得也吓了一跳,“我还真不知道她私下里这些表现,还以为小姑娘挺认真上进的。”

     果然受到了其他护士的奚落,“潘医生你又不跟她同事,没被她拖累过,说说笑笑、装可怜倒苦水她当然在行了。”

     过了几天,陶乐乐恢复良好,拆了线、拔了管,静候出院。

     陶妈妈专门卖了一篮子水果送过来,对昆瑶不好意思的笑笑,“孩子这段时间多亏你们了,我也是差点误解。”

     昆瑶想推托,但陶妈妈很坚持,只好让护士长拿去分给护士们吃了。

     陶乐乐爬上昆瑶身旁的座位看她写病历,眼睛眨巴眨巴的。

     虽然只是一串数据,但昆瑶对他多少还是有几分感情,陪他玩了一会儿。

     ——不管怎样,让玛丽苏的恶毒计划胎死腹中,也是好事一件。

     对面的冯家安偶尔停下笔来,看着昆瑶逗小正太玩,唇边浮起一抹不自知的笑意。

     潘彼得脸皮比较厚,挤到昆瑶面前作花朵状,“我也要医生姐姐陪我玩。”

     昆瑶拿起本子轻拍他一下,“去写你的病历。”

     见他吃瘪,冯家安忍不住笑出声来。

     潘彼得怒视,“老冯,咱能不装吗?”

     冯家安收起面前的东西,走到昆瑶面前,“快中午了,去吃饭吧。”

     “我也要我也要。”潘彼得连忙扔下病历跟上去。

     于是三人往医院食堂走去,昆瑶在中间成为夹心饼干。

     曾几何时,这个位置是小桃的。

     ——同时从档案室来到食堂的小桃,跟在他们身后,暗搓搓的不甘心。

     借助系统,昆瑶不用转头也知道有背后灵。

     看来这食堂也是必然场景了?四个人聚在这里,一定不是闲笔吧?

     昆瑶淡定的问系统,“还差多少通关?”

     【再来个500点就差不多了。】

     昆瑶心想,500点,这也不容易啊。但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她只能抓紧每个机会打击玛丽苏。

     选菜的时候,潘彼得各种刷存在感,冯家安各种鄙视,昆瑶各种淡定,引起路人一阵围观。

     “哇,外科两大帅哥和院长千金,好养眼!”

     “还是这个画面比较舒服,以前那个豆芽菜一样的小护士跟他们俩勾肩搭背,看着就糟心。”

     “据说冯医生跟公主快要订婚了呢——”

     在队伍末尾的小桃,咬住嘴唇,拿着餐盘的手微微发抖。

     那本来是她的位置……

     公主本来应该被唾弃的……

     她现在好比发配边疆,周围同事不是老大妈就是老大爷,档案室厚重的尘土和陈旧的资料,没有半个帅哥可看……

     不应该是这样的……

     昆瑶端着餐盘,找了个四人的空位坐下。

     潘彼得紧跟而来,正要在她旁边坐下,却感受到身后某人冷冽的气场,权衡再三,只得忍痛放弃,乖乖坐到了昆瑶对面。

     冯家安在昆瑶身边坐下,淡定的将一瓶酸奶推给她。

     潘彼得咬碎银牙,努力刷存在感,找了一堆话题跟昆瑶聊,面前的饭菜基本没动。冯家安发言比较少,但往往是一句毒舌让人哑口无言。

     大概是食堂工作人员认出公主大驾光临,狗腿的端了一盆汤送过来,希望公主大人慢慢吃,有什么不对的指出来他们好改。

     ——小桃都快气哭了。

     这黑暗的世界!

     她痛定思痛,迅速想着有什么办法逆袭。

     首先,档案室不是久留之地,必须要回去,回去了才能说以后。

     但她毕竟是因为合理的原因(工作不过关被扣分)被打发到档案室,不可能说回去就回去,好比古代犯了错的人,势必要戴罪立功,才有可能赦免。

     只是,能够让众人对她改变看法的“功”,要什么程度才够呢?

     昆瑶淡定的吃饭,偶尔跟两人聊几句,心中却不敢放松。

     毕竟玛丽苏在场,光环不可小视,而且目前也差不多到了该她发大招的时刻吧?在档案室攒的仇恨值,一定不小吧。

     “瑶瑶,你们那个酒会啥时再办?我先预定一张入场券呗。”潘彼得朝她眨眼。

     “我也不知道——要看我妈妈她们啥时心血来潮了。”

     潘彼得打了个响指,“没关系,我妈咪也在明爱高层太太团里面,我回去跟她报名好了。”

     冯家安咳嗽一声,“潘医生是不是忘了,这周该你值夜班?”

     潘彼得一惊,连忙心算了一下,痛哭流涕,“不是吧这么巧?不过没关系,到那天我跟人调个班也行。”

     “是么?”冯家安也帮他算起来,“邱医生月底考试请假,王医生要去分校区上课,李医生和陈医生资历又不够,你打算跟谁换班?主任吗?”

     潘彼得怒了,“我不能跟你换吗?一线医生有事需要调班,你这个副主任难道不该身先士卒?”

     “哦,是吗,那要看具体是什么事了,”冯家安好整以暇的说,“像是考试、上课就是很正当的理由,其他的闲事嘛,恕我爱莫能助。”

     “你……见利忘义见色忘友两面三刀口蜜腹剑……”潘彼得一口气骂了无数的四字经。

     昆瑶忍不住了,帮他舀了一碗汤,“潘医生你还是吃几口饭吧,不然下午几个小时你能撑得住吗?”

     潘彼得立刻从善如流,“还是瑶瑶对我好,我听你的,吃饭喝汤。”

     总算安静了一点。昆瑶对玛丽苏的男配设定也只能无语了,无意中跟冯家安四目相对,时空仿佛在那一刻凝固,她吓了一跳,连忙转开脸。

     这一转,就看到了好戏——

     大概是食堂密度太大,排队那里空气不好,有个人排着排着就“咚”一声倒在地上,盘子扔在一边,痛苦的挣扎着,还用手去抓脖子。

     系统提示,【前方高能!】

     昆瑶心中duang的一下,来了吗?

     要逆袭了?

     排队的人都吓了一跳,纷纷闪开。

     就见那个男人躺在地上,毫无形象的乱抓乱挠,样子相当可怕。

     事发地点离昆瑶他们隔的比较远,等他们注意到动静的时候,男人已经躺在地上好一会儿了,呼吸困难,话都说不出来,脖子上的皮肤都抠破了。

     一片慌乱间,忽然有个人,比其他所有人都先反应过来,就像一支离弦的箭,飞也似的冲到那人身边。

     这个人,当然是小桃。

     ——在医院附设食堂,一群医生护士的围观下,只有她,从几米开外率先反应过来,冲到男人身边。

     小桃冲到男人身边看了一眼,怒视周围,“他都快窒息了,你们还愣着干嘛?”

     周围的人被她义正词严的样子吓了一跳,正想要凑近观察,却被小桃断喝,“让开!”

     好吧,他们居然忘了基本原则,还要去跟快窒息的人抢新鲜空气。

     昆瑶和两个医生也急忙赶了过去。

     系统解释,【因为男人的气道堵塞,造成呼吸困难,如果不尽快处理,可在很快时间内死于呼吸衰竭——】

     “那要怎么办呢?”

     【原路不通,另外开一条通路呗。】

     系统贴心的进行着急救abc科普。

     果然,患者的呼吸已经相当费力,气道快要被堵死了。

     小桃也冲周围的人嚷道,“重建气道!”

     大家这才慌了神。

     重建气道?那就需要气管切开、气管插管包,但这玩意儿,最近的也离了好几十米远,一来一回,很可能赶不上呢。

     昆瑶他们赶到了外围,却被一股谜样气场挡住,无法前进,只能干看着。

     昆瑶心想,难道这又是玛丽苏光环?

     小桃要逆袭,还不允许别人插手?

     周围人一副急火攻心、一筹莫展的样子,只能眼睁睁看着中间那个倒地男子痛苦的样子。

     小桃周身仿佛被一阵强光笼罩住,她四下里张望,急切的寻找着什么。

     受到无形的阻力,昆瑶什么也做不了,只好进入看戏模式,想起了自己曾经充电的一堆狗血剧,忽然心中一亮,果然是玛丽苏节奏啊?

     ——随机应变就地取材、拉回死亡线上的急症病人,这剧情怎么可能错过呢?

     就不知道她要选什么道具了。

     昆瑶索性帮她找。

     就算小桃会气管切开术(别问小护士怎么会气管切开),这附近也没手术刀啊……

     忽然,小桃眼前一亮!

     只见离她最近的餐桌上,出现一把明晃晃的……鱼排刀!还将将插*在一大块上好鱼排(同样别问医院食堂怎么想到做鱼排)中,吃货主人也因为这意外,呆呆的看着,忘了进食。

     说时迟,那时快,小桃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拔*出那把还沾着鱼肉和酱料的餐刀,冲回去,手起刀落,狠狠的朝男子颈侧扎了下去!